場次規劃

|日期|
2020/07/12
|放映影片|
《還有一些樹》從一封來自 1969 年的信開始追溯,信封上印記一個由四種語言寫著的警告 「不准散播謠言」。1969 年的種族衝突被稱為禁忌,雖然近年來媒體慢慢挑戰報導的界線, 但是政府還是拒絕公開事件的真相和所有機密文件。而 1969 年,也成為馬來西亞以種族為 名的暴力和歧視政策開始的一年。 本片亦涉入了馬來西亞獨立之前,早期原住民被奴役的黑暗歷史。種族主義是虛無的,包括 「種族」都只是一種社會和階級的建構,目的就是讓一些人可以保有既得利益和優越感。而 這樣的分化和操弄,放在哪一個國家看,都不會是陌生的。廖克發直言並非想拍「關於」種 族主義,而這就是,觀眾要看見它,而且知道它是怎麼成形的。他表示「我們已經可以當面 地告訴那些隱藏起來的加害人說,樹記得你們,還有人記得你們,你們所做的事。而且他們 已經有勇氣走出來,說自己的故事。」 「斧頭所遺忘的,樹木會記得。他們說出這些故事,他們是勇敢的人和樹。」─廖克發
|導演介紹|
廖克發 導演
出生於馬來西亞,就讀於國立新加坡大學商業學系,卻熱衷於文學創作以及出國遊學,曾 獲大專文學獎。作品屢屢探討家族及馬來西亞華人與在地關係,最新劇情片作品《菠蘿 蜜》入圍第 56 屆最佳新導演獎項。

|日期|
2020/07/19
|放映影片|
《無米樂》(2004 年作品)
本片獲得 2004 國際紀錄片雙年展—台灣獎首獎,2004 南方影展—不分類首獎 / 觀眾票 選獎。 本片拍攝的是,這一群 6、70 歲的老稻農,如何面對 WTO 帶來的衝擊,同時呈現台灣農村 的生活與仍然保留在鄉鎮的傳統技藝,以及台灣悠久的種稻文化與技術----他們如何犛田、 淹水、插秧、灑肥料……等待稻田出穗,與最後的收割。 75 歲的崑濱伯每天早晨第一件事,就是三炷香祈求風調雨順、國泰民安。『工作這麼多, 錢卻沒有這麼多,錢如果像泥巴這樣翻來翻去不知有多好』,樂天的崑濱伯邊做事還要邊跟 崑濱嬸鬥嘴鼓。崑濱伯說,『有時候晚上來灌溉,風清月朗,青翠的稻子,映著月光,很漂 亮!心情好,就哼起歌來,雖然心情(擔憂),不知道颱風會不會來,或病蟲害,也是無米樂, 隨興唱歌,心情放輕鬆,不要想太多,這叫做無米樂啦!』
|導演介紹|
莊益增、顏蘭權 導演
顏蘭權 現任紀錄片導演。東吳哲學、社會系,英國 Sheffield Hallam University Northern Media School 劇情片製作研究所。曾任平面記者,吳念真工作室、大乙傳播公司、子易電影公司 特約導演。1999 年投入紀錄片工作至今,主題多與 921 地震有關。2003 年完成的紀錄片 《無米樂》,囊括國內各影展首獎,也引發紀錄片上戲院之新浪潮。目前除繼續長期蹲點拍 攝紀錄片,也於社區大學教導紀錄片課程。

|日期|
2020/08/02
|放映影片|
《買房子賣房子》(2020 年作品) 退休後的林桑,生活是陪孫子在巷弄學步,遛狗,外加定期與親家打高爾夫。他前陣子迷 上了水岸宅的風景,相信那種視野,更能搭配白手起家的馳速人生。在這個不斷拆毀與重 生的城市,買房賣房、用錢賺錢的邏輯與買不起房子的日常,都漂浮在島國上頭。什麼是 白日夢,什麼又是現實?
|導演介紹|
林謙勇 導演
南方澳人。出生於臺北的中產家庭,大學時期來來到相對邊陲的淡水小鎮,開始接觸動態 影像。從批判的理理論獲得啟發,喜歡關心變遷的都市地景、各種跨界媒合的可能,覺得 要向世界發話,先要從出賣自身出開始。《建設未完成》為第一部紀錄長片作品。

|日期|
2020/08/16
|放映影片|
《貢寮,你好嗎?》(2004 年作品)
一個年輕船員在等候出海的空檔,在小漁村參與了當地的反核抗爭運動,誰知一場意外將原 本爭取公義的抗爭怒吼吞沒,二十六歲的他也隨之鋃鐺入獄,小小漁村更經歷前所未有的政 治監控,以及他們與國家機器對抗的歷程娓娓道來,化為一封封的哀傷卻溫暖的問候......。 崔愫欣導演在大學念法律系時,因參加反核運動而啟發她對於社會議題的關注,畢業後她進 入世新社會發展研究所就讀,毅然帶著小小 DV 住進貢寮漁村,以近距離的觀察方式,瞭解 這群純樸漁民走上街頭的心路歷程。她矢志以自己長達六年的反核生命經驗完成本片,見證 了貢寮鄉親反抗核能巨獸的漫長抗爭之路。
|導演介紹|
崔愫欣 導演
紀錄片工作者,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祕書長,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參與環保運動,就讀世新大 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時,曾以環境紀錄片《貢寮,你好嗎?》為畢業作品,而活躍於影像記 錄與關懷社會議題的領域,崔愫欣對紀錄片拍攝有獨特的想法。《貢寮,你好嗎?》,曾 獲第 27 屆金穗獎最佳紀錄 DV 及國內外影展入選。畢業後在環境 NGO 服務,現任綠色公 民行動聯盟秘書長,紀錄片工作者,2009 年入選雲門舞集第五屆的「流浪者計畫」, 2010 年舉辦【紀錄片與社運的追尋之旅】旅行圖文展與系列講座。

|日期|
2020/08/30
|放映影片|
《工寮》(2018 年作品)
H 是從工廠逃跑出來一年多的印尼籍外勞,在家鄉務農過的他找到了一份農地的工作。H 也 在農地附近搭了一座仿造家鄉的工寮,還收留了從金屬加工廠跑出來的 R,R 在一次差點被 移民署抓到的經歷之後,暫時躲在工寮避風頭。今晚 H 接到了朋友 T 的電話,因為受不了 超時工作又沒有加班費,從水果工廠跑出來的她帶著另一位從汽車零件工廠跑出來的 B 一 起投靠 H。沒多久,從僱主家跑出來的幫傭 E 也突然到訪,說是朋友介紹的。 H、R、T、B、E 共同在工寮內晚餐,分享著彼此逃跑的故事、苦難的遭遇,當然相對地, 也有可以值得忍受當前處境的理由。但飯還沒吃完,又出現了從螺絲工廠跑出來的 D,原來 H 的工寮已經傳開來了。
|導演介紹|
蘇育賢 導演
1982 年出生於台灣台南。蘇育賢的創作多從身邊的人事物下手,藉由丈量自我與他者、生 活與媒體的誤差值,將這之間的距離視為主體化的所在,思索一種不用窮追猛打,但可立地 成佛的主體性,這種不可思議的自信心,是他想追求的熱情跟幽默。 2007 年獲得世安藝術獎、高雄獎、台北美術獎首獎,2008 年於光州美術館個展「小生活」。 蘇育賢同時也策劃展覽,如 2007 年於北京 798「範式轉向-台灣新世代藝術的契機」、 2008 年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「CO Q-Young Taiwanese Artist from Nobody Collection」、2010 年 TKG+「Oopject / 唉呀的物件展」等。2011 年獲選參加「第 54 屆 威尼斯雙年展:聽見,以及那些未被聽見的-台灣社會聲音圖景」。

|日期|
2020/09/06
|放映影片|
《我不流行二十年》(2020 年作品)
樂團盛世。在經歷過二十年的起落,負責人張四十三回首曾經製作的唱片、音樂祭、舞台 演出,自覺創意苦無突破,面臨個人中年危機及公司存亡考驗;隔岸金主釋出善意,本來 只想賣廠牌,卻被眾老友上升到國家認同問題,這筆魔鬼交易到底是該做還是不做? 導演龍男.以撒克.凡亞思睽違八年,繼《海洋熱》、《海洋熱 2》後又一本土搖滾全紀 錄。與台灣獨立音樂教父張四十三同行,拜訪唱片設計蕭青陽、角頭草創員工及各路歌手 老友,談過去談理想談心事,驚喜重現五月天、四分衛、昊恩家家早期錄音及登台的青澀 演出片段,見證台灣搖滾精神二十年,老而不殘繼續燃燒。
|導演介紹|
龍男・以撒克・凡亞思 導演
阿美族人,於台大社會系畢業後專職紀錄片的拍攝工作,並於 2009 年取得美國德州大學 奧斯汀分校電影製作碩士。執導過的多部紀錄片作品,其中《海洋熱》曾於美國、台灣、 韓國獲得許多獎項和參展的肯定。 首次監製的八八風災影像紀錄作品系列,以《沈沒之島》一片,榮獲 2011 年台北電影節 百萬首獎暨最佳紀錄片獎。

|日期|
2020/09/13
|放映影片|
《面對惡靈》(2001 年作品) 在達悟族人傳統的觀念中,認為人之所以罹患疾病,是因遭到惡靈附身。患病者常被視為不 祥之人,會為周遭帶來厄運。因此,許多病人為社會隔離,無法得到完善的醫療照顧,而這 樣的情形尤其以慢性病和重病老人最為嚴重。 本片導演希瑪妮芮(張淑蘭)是蘭嶼島上東清村人,在蘭嶼衛生所擔任護士。她深深感到有 必要對被視為惡靈纏身的生病老人給予居家護理,於是集結教會和民間部落的力量,從 1997 年開始正式在全島招募義工,目的便在徹底落實居家關懷老人的工作。經過三年的努力,至 今已有四十多名義工,每週定期為獨居老人及重病患者洗澡、餵食、量血壓及提供其他相關 的醫療服務。然而傳統信仰中對惡靈的恐懼還是普遍存在於一般達悟人的心中,淑蘭及義工 們常會受到病患本身或家屬的排斥,甚至連女義工的丈夫都會禁止自己的妻子前往服務,怕 會因此召來不祥的命運。 淑蘭在接觸攝影機並參與島上的紀錄片訓練班後,企圖藉影像來幫助居家護理工作的推 動。由於她不畏艱辛地近身接觸病患老人,攝影機捕捉了許多令人動容的影像,再經過細 心的剪輯處理,完成了一部非常精彩而特別的紀錄片。
|導演介紹|
希瑪妮芮 ( 張淑蘭 ) 導演
1972 年生,台灣蘭嶼人。中華醫事技街專科學校護理系畢業。 國中畢業後,張淑蘭從蘭嶼被保送到台灣唸護校。保送生完成學業必須立刻回鄉服務,但當 時年輕的她,還留戀台灣多采多姿的生活,硬著頭皮向老師力爭打破慣例,讓她升學。好不 容易考上專科學校,同學好奇她蘭嶼原住民的背景,常問她很多關於蘭嶼的問題,但她卻常 答不出來,她才驚覺自己對故鄉的認知有多貧乏,而激起回鄉認識文化的念頭。 22 歲畢業後回蘭嶼擔任護士,主管派她到台灣接受居家護理師的訓練,那條為她預備的道 路才愈來愈明。25 歲起,淑蘭便承擔開展蘭嶼居家護理的工作,一個人騎摩托車或開著破 車,挨村探視久病的老者。也是從 25 歲起,她開始拿著錄影機拍老人、拍蘭嶼,關注隱藏 在家鄉角落,不為人知的故事,並用攝影機發聲,回看家鄉狀態。

|日期|
2020/09/27
|放映影片|
《阿紫》(2019 年作品)
雙腳小兒麻痺的阿龍原本準備孤老一生,但堅持為他組成家庭的母親,花費不少金錢及心力, 從越南帶回了阿紫。阿紫是爸爸最疼的女兒,生長在貧窮的越南農村,為了家人的生存,她 同意嫁到台灣。阿龍知道阿紫為了家庭存續,犧牲了自己的一切,但家人的歧視和控制不住 的脾氣,讓兩人漸行漸遠,在這個沒有期待的海邊小村,被捆綁的兩人日復一日,沒有盡頭。 為了完成家庭的束縛與期待,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?導演以阿龍和阿紫為中心,輻射出台 灣社會潛在的傳統價值觀,迫於上一代的壓力娶妻生子,在沒有感情的基礎下,與新住民 的聯姻造就無數破碎的家庭,以及單親的下一代,最初要遵循的傳統,反倒岌岌可危。

|導演介紹|
吳郁瑩 導演
吳郁瑩,嘉義人,在農村長大,喜歡看台灣早期的文學作品。曾為紀錄片《阿嬤候選人》及 美國公共電視《Frontline》系列擔任剪接。2013 年起從事紀錄片製片工作,作品有《摩梭 姐妹》等。《阿紫》為其首部執導的紀錄長片,曾獲 2015 年 CCDF 華人紀錄片提案大會 ASD 特別推薦獎。 《Country Boys》的導演 David Sutherland 是吳郁瑩進入紀錄片的啓蒙老師,他也擔任 《阿紫》監製,對吳郁瑩影響頗大「當初我與他一起剪《Country Boys》花了 5 年。我想 我受他影響最深的,是他怎麼透過剪接去說故事、形塑影片的結構。」

|日期|
2020/10/11
|放映影片|
《戲台滾人生》(2015 年作品)
20 年前,業餘傳統歌仔戲班「壯三新涼樂團」於宜蘭成立;老藝師過世後,由兒子接手團 長,一群快樂的傻子扛下傳承「本地歌仔」的使命;20 年後,苦撐的戲班被國家登錄為 「重要文化資產保存團體」,喜獲經費補助,但附帶的評量規定卻令戲班內耗崩解,念茲 在茲的老團長始料未及,這竟是技藝失傳的最大危機。

|導演介紹|

吳耀東 導演
輔仁大學大眾傳播學系,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畢業。1996 年起拍攝紀錄片至 今。早期作品《瑞明樂隊》,獲得 1997 年台北電影獎台北特別獎。1998 年紀錄片《在高 速公路上游泳》即獲金穗獎紀錄片影帶類首獎、入圍香港國際電影節、並獲 1999 年山形國 際紀錄片影展小川紳介賞。

由公共電視「紀錄觀點」監製的《放流》,獲得第一屆海洋音樂影展紀錄片首獎。2011 年 作品《舞臺》入圍山形國際紀錄片影展、北京獨立電影節、深圳灣藝穗節,及 2012 年臺灣 南方影展。《戲台滾人生》入圍 2015 南方影展紀錄片競賽及 2015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。 《Goodnight & Goodbye》入圍 2018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亞洲視野競賽單元,並獲得「評 審團特別獎」及「觀眾最佳票選獎」。同時本片也入圍 2018 年里斯本國際紀錄片影展「國 際競賽單元」。現職為「紀實影像有限公司」導演、攝影。


|日期|
2020/10/25
|放映影片|
《我的兒子是死刑犯》(2019 年作品)
死刑犯 A,殺害好友後勒贖。死刑犯陳昱安,砍殺父親 111 刀。死刑犯鄭捷,於捷運上隨機 殺人。「死刑犯」是司法給他們的一個標籤,但這三個人作為人的身分卻為人漠視,而至親 所背負之痛,更從來無人知曉……。 曾以紀錄片《起點》、《我無罪,我是鄭性澤》長期關注司法議題的導演李家驊,這次選擇 了三位犯行各異的死刑犯為主角,有人尚在服刑,有人在獄中自戕身亡,有人已遭到槍決伏 法。在「殺人償命」的正義大纛前,他們的命運殊途同歸,宛如報廢的物件,但在律師、死 囚家屬面前,標籤之後卻是一個個血肉之軀。全片以平實的採訪片段與報導影像,不拘泥於 法條本身,而是深刻表達了導演對「人」的處境的關懷,爬梳現代台灣司法死刑史之餘,也 引出了對現行體制的叩問。

|導演介紹|
李家驊 導演
李家驊,1978 年生於台北,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與理論博士,現為朝陽科技大學傳播 藝術系助理教授。2003 年以個人生命經驗為題的《25 歲,國小二年級》榮獲山形紀錄片 影展亞洲單元特別賞。2014 年參與了記錄 318 學運的《太陽,不遠》計畫,執導其中的 《看不見太陽的那幾天》,作品尚有《夢想續航》。

2020桃園城市紀錄片活動花絮
2020青少年影像培訓營花絮
2020桃園城市紀錄片活動影像回顧